關於我們

助學之路 長路漫漫

隨著中國國力日漸增強,中央政府對教育的投入亦漸漸增多。於2005年,國家更決定對農村義務教育階段中小學生實行「兩免一補」,即免除學雜費,對貧困家庭學生免費提供教科書並補助寄宿生生活費。隨著《國務院關於深化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改革的通知》中提出的改革正式啟動,「兩免一補」在2006年正式開始。除此以外,中央政府亦加大對教育基建的投入,實施教育民生保障事業,包括新校舍和新宿舍等。以湖南保靖縣為例,2017年全年全縣學校項目規劃總投資就有15238萬元(請查閱圖表一及二)(保靖縣教育和體育局,2017)。驟眼看農村的教育資源確實不缺,可仔細一看,農村教育仍然問題多多,困難重重。據國家統計調查,2002年全國2070個縣(市)中,財政收支倒挂縣佔總數的73%,說明大部分地區的農村義務教育要靠國家的轉移支付。(王旭寬、謝華忠,2006)本文將以保靖縣為一例,展示國內助學之路為何還長路漫漫。

「兩免一補」 未移重擔

首先,「兩免一補」對農村學子的幫助未足。本社曾經發文《兩免一補政策的落實情況 ── 國家級貧困縣保靖縣水田鎮學校的調查報告》,當中曾經陳述過「兩免一補」在落實地出現的問題,本文稍作引述以證保靖縣莘莘學子仍需要助學者的幫助。另外,「兩免一補」的受益面不夠闊,補生活費的受助人名額只有一百人,免學費則只有定額減免,但其他雜費仍然為學生家中帶來沈重負擔。以水田鎮為例,一至六年級學童一個學期的學雜費仍高達165至190元, 初中學生更需要250至300元。(免學費的統一標準為所有學童免70元。)在中央財政補助之下,農民的擔子的確輕了,但仍然有接受助學的需要。

地方教育資源不足 顧此失彼

其次,中央財政集中於大型教育項目,忽略了小型但必須的維修及更新。以教育工程為例,中央財政的確確切撥出經費,可是貧困的地方政府的配套資金有時卻不能及時撥付,以至教學樓建好,桌椅亦齊,但卻沒有圖書館,電腦室等配套配合,教育工程仍然需要社會捐助。保靖縣正正就是一個好例子,中央財政只放眼於大型工程,如學校、宿舍、土地硬化等。同一時間,中央一般會要求地區政府共同出資,下列之圖表顯示保靖縣學校項目建設現狀,正如前文所述,保靖縣並非缺乏資金,2017年全年學校項目建設規劃投資就有15238萬元,但無一例外均是大型工程,當中實驗學校與職業中心所費最大,分別佔總投資的三成七及四成五。加上貧困縣的地方政府一般就沒有太多的教育經費,用於大型工程後就再沒餘錢處理其他問題,如電線老化及外露、宿舍窗戶破裂、電腦故障等。更重要的是這些都不是無關痛癢的小問題,電腦故障固然影響教學,在二十一世紀的資訊年代,電腦慢慢變成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資訊科技教育對年輕一代尤其重要。除此以外,在電子器材輔助之下,教與學都可以事半功倍,為數不少的故障電腦對學生及教師確做成嚴重負面影響。宿舍窗戶及電線問題更影響學生的人身安全,毛溝中學就曾發生電線引起的意外,導致學生嚴重受傷,帶著永久傷患。殘破的窗戶則令學生們在冬天時受到寒風吹襲,更是一大保安漏洞,各少女少男的安全令人擔憂。政府的經費久缺彈性之下則只能寄望社會捐助,使大小工程並駕齊驅,為學生建立一個安全舒適的學習還境。

 

 

圖表一:保靖縣學校項目建設現狀 (2017年)                 圖表二:

項目 規劃投資(萬元)
縣思源實驗學校 5700
遷陵學校運動場改造 320
農村學校教師周轉宿舍 1000
毛溝鎮卧當小學教學樓 238
遷陵鎮桐木棋幼兒園 900
15所山村幼兒園及4所普惠性幼兒園 80
縣職業教育中心 7000
合計 15238

         

城鄉差距駭人 教員薪金緊張

       

 

另外,教育人員薪金對學校財政亦是一大困擾。現時中央財政會支付編制內教師之薪金,可是編制外的教務人員的薪金,包括編制外的老師、行政人員、食堂職員、宿舍管理人員,皆需從中央財政按學生人數分配之經費當中扣除,形成巨大負擔。除此之外,保靖縣學校按學生人數可領取之補助本來就十分有限。保靖縣只可從中央政府獲得每學年每學生600元的經費,而此收入亦是保靖縣學校的唯一經費來源,一與其他地方比較便顯得甚為不足。以深圳作比較,深圳每學生每學年可獲運行經費為5,200元,是保靖縣的接近9倍;羅湖區更甚是保靖縣的接近35倍,達到20,000元;若以香港作比較,差距更大,二零一七至一八學年預計的小學(創校 16 年以下)直資單位津貼額為55,984港元,直資學校更可額外收取學費。陳潭、羅新雲(2008)針對湖南H區的研究亦反映出城鄉教育經費差距之巨大。以反映教育經費情況的根本指標的生均經費作比較點,2005年,湖南H區城鎮小學生均經費平均為3235人民幣,農村為2256元,農村和城鎮相差44.19個百分點;初中生均教育經費城鎮平均為3261元,農村為2386元,城鎮是農村的1.36倍。作為珠江三角洲產業輻射轉移的承接基地的H區本身存在城鄉差距問題,與同樣位於湖南的貧困縣保靖縣相比更突顯出不同發展程度的地區所獲得的經費差異。由以上對比可見,教育耗費之大,現有補助實在不夠,另外,城鄉所獲經費不同,更會拉大本身就十分嚴重的城鄉差距。由此可見,農村教育獲得的資源仍然不足,仍有賴各界熱心人士助學,能更多的孩童得到優質教育的機會。​

優質教育 仍有長路

無可否認,以財政角度來看,地方比起從前已經得到很大的幫助,可惜的是仍然遠遠不足,現在反思是否有繼續助學的必要似乎言之尚早,農村教學仍然面對不少問題,農村學子仍然需要你我援助,完成學業夢。

相關文章

發展農村教育 關鍵是加大投入:

  • 據統計,我國農村義務教育的投入構成,隻有8%由中央財政支出,另外92%則由各級地方財政支出,其中大部分由縣級以下財政支出。實際上,多年來基本上是政府一半,農民一半。在實行“分級管理,以縣為主”的農村義務教育體制后,相當一部分縣級政府財力嚴重不足,尤其是稅費改革后,“半個”缺口的問題就凸現出來了,農村義務教育經費投入明顯捉襟見肘。為此,建議國家增加對教育的投入,在國家預算法中明令國家每年財政性教育經費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不能低於4%且逐步增加,並嚴格規定農村教育投入的恰當比例。

  • 據國家統計調查,2002年全國2070個縣(市)中,財政收支倒挂縣佔總數的73%,說明大部分地區的農村義務教育要靠國家的轉移支付。

 

中國大陸農村教育改革的困境與挑戰:

  • 隨了教育經費數量,教育財政結構和體制對農村教育經費造成一定的影響。根據以上的報告指出(李昌鴻,2002):

從一九九八年七省市二十六個縣的抽樣調查顯示,義務教育經費總支出負擔比例,地級市以上政府佔 12%,縣級政府佔 9.8%,其餘的百分之七十八點二為鄉政府和村負擔。這種主要靠基層政府自籌義務教育經費的體制,依靠當地收入的自給率較高,而貧困地區的縣政府十分薄弱,靠自籌經費很難解決當地義務教育發展的需要。

​​

體制偏差、城鄉失衡與教育資源公平配置:

生均教育經費的城鄉差異。生均經費作為反 映 教育經費情況的根本指標,能夠較準確地反映教育經費提供的的程度,也可以通過它觀察教育經費滿足教育事業發展需要的程度。以2005年為例,湘南H區城鎮小學生均經費平均為3253元,農村為2256元,農村和城鎮相差44.19個百分點;初中生均教育經費城鎮平均為3261元,農村為2386元,城鎮是農村的1.36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