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恩師境遇,令人心痛

我是廣東省增城市中鈞中學的物理教師,原籍甘肅。古浪縣橫樑鄉, 橫樑山村是我的出生地,而橫樑學校是我小學、初中時期的母校。

貧困就是我故鄉的特色。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

不到甘肅,不知中國有多貧;
不到古浪,不知甘肅有多貧;
不到橫樑,不知古浪有多貧。


然而,我卻永遠眷戀著我的故鄉、我的母校, 和辛勤培育過我的恩師——何玉祥老師(現任橫樑學校的校長)。 1981年我以全縣第2名的成績,考入古浪縣一中,1984年考入西北師範大學物理系。 沒有恩師的辛勤教誨,也沒有我的今天。

我無法用過多的語句來描述何玉祥老師對自己學生所付出的心血,因為實在太多了。 我也時常看一些有關鄉村教師辛勤育人的電視劇或報導,而我的老師比劇中人做得更多, 更值得人尊敬和永遠無法忘懷。

1999年暑假,我帶著全家回到家鄉,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我的恩師。 父親告訴我何老師的兩個孩子都沒有考上學,大兒子去外面打工,小女兒因多次複讀也沒考上, 心理壓力過大,離家出走。妻子不堪忍受打擊精神失常。恩師在暑期一邊照顧患病的妻子, 一邊還在負責學校的維修和治安。

看到遠方的學生來看望他,老師非常高興,談了他的生活,更多地談到了學校的情況。 古浪縣是個特貧縣,拖欠教師的工資可以說年年都有,我7月回鄉時,老師工資只領到2月。 為給妻子看病,何老師已債臺高築。

家鄉實在太窮了,很多孩子連課本都買不起,開學時很多學生的課本費都向學校寫欠條, 學校只好再欠書店的,等秋後再補收。一個學期二十幾位老師的辦公費用不足千元, 外人是無法想像他們是如何辦學的。更無法想像他們在這種境遇中培養出一批批優秀學生。

我誠懇地希望社會各界來關心他們——我的母校及母校的老師,我向多方呼籲, 即使只得到一些精神方面的關心,對他們也是一種莫大的安慰。 我一方面希望母校的老師能堅持下去,因為家鄉的一代一代孩子需要教育; 另一方面又希望他們的生活及工作環境有所改善。

編輯人語

一代一代的農家娃娃,得益于恩師的辛勤教誨,立業成才,飛出了山窩窩, 見識了精彩世界並創造著五彩人生。然而, 多少貧困地區的教師的孩子卻陷入失學的困境 - 我們收到了許多這樣的來信,讀之心酸。

燭光照亮了孩子的臉,燭光也要溫暖老師的心。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幫助老師擺脫貧困;這也是我們所能做的:讓老師也能見識精彩世界, 讓老師的孩子也有五彩人生。

附燭光辦給呂建平老師的回函

呂建平同志:您好!

您信中提到的情況我們十分同情,自從燭光工程于1998年向全社會啟動以來, 我們收到了許多來信來電,像這樣的情況也不在少數。但因人力、財力限制, 我們目前所能做的僅僅是一小部分工作,範圍相當有限。為此,我們感到十分的愧疚, 每每收到一封封求助的信件;每每想到信後一雙雙期盼的眼睛,我們心中就會覺得非常沉重...

您信中談到的情況我們已做了記錄,如有機會會給予適當考慮。但目前我們無法給您滿意的回復, 給您堅定的承諾,我們只能努力地工作,因為我們知道還有許多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需要我們的關心, 一支支在風中搖擺的燭光需要有人去呵護去關愛。

我們會給何玉祥老師寄去一些燭光工程的資料,雖然我們暫時不能在財力物力上給他幫助, 但我們希望他能感受到一分來自社會的溫暖——我們堅信,燭光定會越燃越亮!

燭光工程辦公室